+855 98 375 667 www_58cam [email protected]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快捷登錄

柬埔寨柬單網Discuz! Board

開啟左側

那些被拐賣到中國的柬埔寨新娘 [復制鏈接]

微信掃一掃 分享朋友圈

17089 32
柬單精選 發表于 2019-6-17 14:27:31 | 只看該作者 |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
25歲的劉蕓長了一張圓臉,兩片薄嘴唇和高鼻梁透出精明,笑起來兩頰生出甜甜的酒窩。

邵萍與劉蕓同歲,臉頰瘦長灰暗,眉心總是皺成一個“川”字,嘴角略微向下,帶著一種苦相。

深深凹陷的眼眶和較短的鼻子組合在一起,暴露了劉蕓和邵萍的身份——她們不屬于這個山林環繞的地方,也不屬于中國

沿著大茅山山脈與三清山余脈,這些長相頗具共性的女孩星星點點散落在江西省上饒市德興市(縣)附近的鄉鎮,她們都來自湄公河下游,柬埔寨王國。

我們那邊山,和這邊一樣的。”邵萍用中文緩慢地說,記憶中,家鄉的女人整日在稻田中勞作,房子是用樹做的,孩子們唯一的玩具是泥巴,有的人家里用不上電,甚至曾經有人餓死。

柬埔寨,劉蕓和邵萍毫無交集,但母親都希望她們嫁個有錢人。

來自中國的“介紹人”這時出現了,在他們口中,湄公河上游有一個富庶的天堂,那里有大片的茶園和農場,稻谷粒都比柬埔寨的大,男人娶妻用黃金做聘禮,住獨棟洋房,產業園里一個項目就能賺幾百甚至上千美金。

除了《還珠格格》等電視劇,劉蕓和邵萍對那個國家一無所知。

“我想要蓋磚的房子,給弟弟。”來中國后,劉蕓對邵萍說出當時的愿望。

在中國,“介紹人”還有另一個更為熟知的稱呼,人販子。他們將這些女孩帶出柬埔寨的山村,送進中國的鄉鎮。

據媒體報道,2013年江西省涉外婚姻登記中心登記的涉外婚姻中,柬埔寨新娘有將近1200名。

另一組數據顯示,2013年,柬埔寨政府稱輔助遣返了21名婦女從中國回到柬埔寨。

2014年則有58名婦女,當時的柬埔寨外交部發言人表示,這些婦女的家庭稱她們是販賣新娘的受害者。

不只是江西,在中國的廣東、廣西、四川、河北、江西等地,都有柬埔寨新娘的存在。據媒體報道,有的柬埔寨女孩還遭受過毆打和強奸。

這并非簡單的買賣婚姻,更像是一場貧窮與貧窮的對賭。

去年四月,一個下著大雨的夜晚,劉蕓帶著四歲的兒子逃走了。邵萍還留在村莊里。

三月初的一個中午,她蜷縮在沒有取暖設施的農屋里,戴著毛線帽,身邊躺著剛出生的女兒,用中文一字一句地說:“我不想逃跑,我的家比這里還要窮。”


德興近一半是山地,當地人說,最偏僻的山村,徒步幾小時才能出山。
山莊里的女孩

戴新華第一次見到她,是在藍敦(音)山莊,“介紹人”方金燦朋友租的房子,靠著一座小山,山后就是鳳凰嶺,層巒疊嶂。整座山莊只有一個出入口,四周磚墻上,豎著鋒利的陶瓷碎片。

戴新華從鐵門進去,左手邊有一排平房,他要找的人就在第三個房間。12月的德興天氣陰冷,一個20歲的女孩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,米灰色的羽絨服,頭發披在肩膀,眼睛烏溜溜地瞪著。

38歲了,戴新華還沒談過戀愛,他心跳得厲害,幾乎一眼就喜歡上她——這是父親和方金燦定好的柬埔寨新娘,按照戴新華與其家人的說法,也是被“關”在這里的十個女孩中的最后一個。

女孩喊方金燦“阿爸”,“她比我親女兒還要親,保證不跑。”方金燦說。

第二天,戴新華和未婚妻、方金燦等人一起前往江西省民政廳涉外婚姻登記處。“你喜歡你老婆嗎?”工作人員問。戴新華笑得瞇起眼,連忙點頭:“喜歡,喜歡。”

“你喜歡他嗎?”工作人員轉向那個瘦弱的柬埔寨女孩,女孩抿著嘴,皺著眉頭,不看戴新華,聽完翻譯的話,說了一串柬埔寨語。

“她說喜歡。”翻譯說。

那是2013年12月6日,他們結婚了。

回到德興,戴新華的父親將9萬元現金交給方金燦,對方保證:五年內不會跑——“五年后她就能拿中國國籍了,到時候孩子都生了,跑不脫。”

婚禮前,戴新華為老婆取了一個中國名字,劉蕓。他們拍了婚紗照,在家里擺了幾桌酒席,劉蕓穿著租來的白色婚紗,花朵一樣隨戴新華在賓客間穿行。

邵萍的中國名字在柬埔寨就起好了。

她大手大腳,一付能干的樣子,中國丈夫很是滿意。父親在邵萍小時候因病離世,從馬來西亞打工回來,她才發現自己被母親“賣”給了一個中國男人,換來的500美金可以支撐母親和姐姐半年的房租和日常開銷。

丈夫吳天水今年32歲,“介紹人”說他每月工資二三百美金,成家后就留在這里。

婚后,邵萍發現丈夫經常用微信語音打很長的中國電話,一個月過去,丈夫找來翻譯,對她說:“我很久沒有回中國了,我想帶你回去看我的母親。”

吳天水家位于江西上饒山嶺中的一處腹地,小竹坑。坑里只有不到十戶人家,屋檐下掛著臘肉和蔬菜,母雞在門口悠閑地踱步,黃泥鋪出山間唯一的路,山后面是山,再后面還是山,一眼望不到頭。

長著馬臉的公公不茍言笑,頭發盡白的婆婆出來迎接。邵萍很快發現,在中國,丈夫只是個早出晚歸“刮大白”的,能聽懂一些中國字的她被告知,不能回柬埔寨了。

藍頓山莊,曾“關”了十個柬埔寨新娘
柬埔寨女孩被帶到中國的原因無外乎劉蕓和邵萍這兩類,一種被“介紹人”以打工、市場考察、做項目等名義騙來;另一種被親人賣掉,希望就此改變貧窮的命運

一個外國新娘的利潤通常在1萬到1.5萬美元之間,新娘越漂亮,人販子可以收越多的錢。

據多位村民描述,劉蕓是那一批新娘里最漂亮的,但戴新華說,“介紹人”只給劉蕓家人寄了三千元人民幣。

2010年以前,中國并非柬埔寨女孩外嫁的首選地。大量柬埔寨婦女通過中介嫁去韓國,2008年韓國的柬埔寨新娘人數超過2.5萬人。

為了打擊潛在的人口拐賣行為,柬埔寨政府在2010年頒布法令,“暫時性”禁止柬埔寨婦女嫁給韓國男子。

越南新娘也是被販賣的對象。但近年來越南收緊了婚姻政策,并開展宣傳運動。柬埔寨成為有吸引力的替代選項,那里的婦女對風險知之甚少。

邵萍第一次見到劉蕓時,劉蕓的兒子已經半歲。那一天,戴新華騎了一個多小時摩托,帶著劉蕓到邵萍家串門。

“你也是打工來的?”劉蕓主動問,臉上還有些產婦的浮腫。

“不是,我在柬埔寨結婚的。我老公把我騙回來了。”邵萍說,“家里人知道”。

劉蕓嘆了口氣:“我媽媽不知道,以為我來打工,我想回去。”

“可是你都生了孩子呀。”邵萍捏住劉蕓的手。

“那又怎么樣?”

戴新華與劉蕓的結婚照。據戴新華說,結婚照是劉蕓要求補的,花了幾百元。

  “富有”的中國人

戴新華的三角眼旁已經有了皺紋,整天穿著一件邋遢的黑棉襖,抽煙兇,帶著泥的指甲被熏得發黃。

劉蕓羨慕邵萍,她的丈夫不抽煙、不喝酒,年輕又帥氣。

邵萍對自己的丈夫吳天水也不滿意,“他脾氣不好的,也很丑。”

她羨慕戴新華買給劉蕓的金首飾,還有難得的“溫柔”——戴新華從不催劉蕓回家,上摩托車時還給她拉上羽絨服拉鏈。

戴新華很寶貝這個買來的媳婦,他人生中最高興的事,大概就是結婚了。

18年前,他自稱在景德鎮因過失殺人坐了牢,出獄時已經38歲,在自來水廠做臨時工,每月工資三四千元。

父母和妹妹為他的親事奔走,說破了嘴皮,也沒人愿意介紹。

有鄉親為戴新華的父親出主意:買一個柬埔寨新娘。“

介紹人”方金燦開價十萬人民幣。戴新華的父親講價到九萬,“這還借了幾萬,真的沒錢了”。

德興位于江西省東北部,贛、浙、皖三省交界處,近一半是山地,有中國銅都之稱,在江西省經濟排名居中。

這里娶一個本地新娘的彩禮至少40萬元起,還不包括三金首飾和房子。

為了看住劉蕓,戴新華停了半年工,每天在家里陪劉蕓看電視、玩手機,教她中文,希望她盡快給自己生個孩子。

他不太會哄女人,唯一的辦法就是承諾給她家里匯錢。

這時,劉蕓馬上回到臥室,拿起自己的手機,用柬埔寨話發語音,語氣興奮。

劉蕓父親生病時,戴新華稱寄了五千塊給她家——那也是逃跑前,來自戴家的唯一一筆匯款。

劉蕓嫁到戴家的同時,幾十公里外的小竹坑,有村民花了七八萬買回一個柬埔寨新娘,長得和中國女人差不多。

“沒啥不一樣,不會說中國話也不耽誤生孩子。”吳天水的父親說。

他們細算了一筆賬:到柬埔寨來回一萬多,買媳婦兒最多花個十幾萬,沒有首飾,也不需要買車和蓋新房。

吳家給邵萍買的衣服都很便宜,一件過冬的羽絨服才一百多塊錢,冬天,邵萍穿著它躲在發黑的棉被里。

“有這就行了,在她家她都沒衣服穿哩。”邵萍的婆婆撇嘴。

邵萍見過戴新華買給劉蕓的裙子,是村里沒人穿的樣式。“他帶我去買,有時候也給錢讓我自己買。”

聽劉蕓說完,邵萍一次又一次摩挲著劉蕓的衣角。


手機和金首飾是劉蕓自己爭取到的。

她的剛烈在婚禮當天就展露出來。她比劃著想要一個手機和家里聯系,戴新華不肯買,她直接把戴新華的手機從二樓扔下去,瞪著他,不肯出席婚宴。戴新華妥協了。

日常生活中,劉蕓占據著主導位置。一次,戴新華在二樓抽煙,被劉蕓發現,她找來電線,將戴新華雙手捆在沙發上出氣。

“這還反了!”母親上來要幫忙,被戴新華制止:“算了,她歲數小,不要管。”

他在牢里吃過“最苦的苦”,希望能對老婆好一些。

唯一一次差點挨打,是四年前。

劉蕓懷孕時外出,很久沒有回家。公公到附近鄉屯柬埔寨姐妹家里找她,“跟我回去!”公公低沉著臉,揚起手打到劉蕓的嘴角。

劉蕓一把將公公推倒在馬路邊的石頭上,大聲喊:“你打我?你為什么打我!”

公公慢慢站起來,罵罵咧咧地拉著劉蕓回家。

聽說父親被打,戴新華的妹妹深夜趕回娘家,拽住劉蕓質問:“你憑什么推我爸爸?”

劉蕓抄起水果刀朝公公比劃:“你為什么打我!”

一直沉默的戴新華發了狠:“你敢動我爸一根汗毛試試!”

在公婆眼里,邵萍才更接近中國傳統的“賢妻良母”。

她說話溫柔慢頓,總是頷著下巴,小心翼翼。

“出來看下雞咯!”婆婆朝屋里喊,邵萍趕緊穿上破舊的拖鞋,走到屋外。

婆婆只讓邵萍幫廚,“我們吃不慣她煮的東西的,她吃生的咯,茄子都生吃,很多都拿水煮一下。”婆婆說。

暴脾氣的劉蕓和溫良的邵萍很快學會了中文。

“我想吃那個(茄子)。”邵萍在飯桌上說。

而讓戴新華全家都沒想到的是,劉蕓說的第一句完整的中文是:“我是被騙來這里打工的,我不是喜歡你,我想回柬埔寨。”

戴新華想起在民政局,面對工作人員,劉蕓說的那些聽不懂的柬埔寨語。

“我也知道,未必說的是喜歡,看得出來她不樂意。

”已經失去妻子的戴新華坐在劉蕓曾待過的沙發上,搖了搖頭,摸了摸自己的胸口:“她歲數小,長得漂亮……但說良心話,我對她真的可以了。”

他覺得只要盡量滿足她的要求,對她好,早晚會感動她。

戴新華的妹妹氣不過:“給了錢結了婚說不喜歡了?當時怎么說的喜歡哦?現在想不認賬,沒門!”

邵萍的公公
“你老公婆婆對你那么好,你還想跑?”

2015年4月,邵萍懷孕了,吳天水答應她,生下孩子就可以回柬埔寨。

公公和婆婆將家里的雞蛋攢起來,“給我媳婦補身子哩。”但她照樣要洗衣服、幫廚、喂雞。

“我懷娃的時候還弄稻子哩。”婆婆說。

邵萍發微信向劉蕓抱怨,那時劉蕓的兒子已經將近一歲。

嫁入戴家轉過年來,劉蕓就有了身孕。

懷孕期間,她不做任何家務和雜活,每天在二樓玩手機、看電視,要求吃飯店的菜,每天最少吃50元左右,有時候是小烤雞,有時候是別的肉。

“你這樣婆婆不罵你嗎?”邵萍問劉蕓。邵萍也愛吃肉,婆婆嫌她饞,又怕虧待了肚子里的“孫兒”,只定期做些土豬肉。

  “我有寶寶,他(戴新華)順著我。”劉蕓回。

“我想回去看我媽媽。”劉蕓又說。

邵萍發了一個“驚訝”的表情。

“你給他們生寶寶,他們要讓你回去。”劉蕓向邵萍傳授經驗。戴新華答應她,生了兒子就帶她回柬埔寨。

邵萍發了個“哭”的表情:“我都不可以自己逛街,根本回不去。”

劉蕓的兒子戴建明五官清秀,眼睛溜圓,鼻梁扁平,絲毫沒有混血兒的征兆,像個土生土長的德興人。

兩個老人寸步不離,除了喂奶,兒子幾乎都在爺爺奶奶身邊。

生產之后,劉蕓獲得了獨自外出的許可,可以抱著孩子去其他柬埔寨新娘家里串門,姐妹們都很羨慕她。

一個中州村附近、懷孕六個月的柬埔寨新娘說:“我整天在家里要干活挨罵,實在受不了了。”

有人挨了打,被禁止提起一切和柬埔寨相關的東西。

“做飯,不可以,我們那邊的飯。”一個柬埔寨新娘說,她帶來的柬埔寨衣服也不被允許穿。

而劉蕓可以一個人上街買東西、和“阿爸”去KTV。

一次,她整理好頭發,靠近戴新華,眼睛亮晶晶的,盯著他問:“我可以出去玩,沒有你們跟著我嗎?”戴新華心軟答應了。

她笑的時候特別好看。”戴新華一臉幸福,有些靦腆。那是他記憶中,劉蕓最開心的時刻。

戴家位于德興城市邊緣,站在附近巷口,抬頭就看得到派出所的牌子。

據戴新華和其家人描述,派出所曾找劉蕓做翻譯,幫助調解跨國婚姻中出現的家庭矛盾。

有的柬埔寨新娘被丈夫打得受不了,跑到劉蕓家,劉蕓還幫忙找方金燦調解。

她已經成功地偽裝成一個“合作者”。

但戴新華發現,一個人的時候,劉蕓會教兒子說柬埔寨語,他倒沒有提防,自己不識字,兒子多學門外語也挺好。

和兒子獨處時,劉蕓經常無故把兒子推出門外,趕下樓,朝兒子喊“拍你爺爺奶奶門去”溫柔如邵萍,也會在女兒哭鬧時突然狠狠朝她后背揍上幾巴掌,“出去!出去!”像變了一個人,猛推孩子兩把。

邵萍和丈夫在柬埔寨拍的結婚照
2015年冬天,邵萍生下一個女兒,丈夫要的是兒子,她還是不能回柬埔寨。

母親在電話里說:“既然給人家都生了孩子,就等有錢再回家。”

住在山谷腹地,邵萍很少有出去的機會,偶爾有附近村子的柬埔寨新娘,坐著自己家男人的摩托車或電瓶車,來串門。

她們在一起時說柬埔寨話,公公守在門口,邵萍會突然冒出一兩句中文:“這里比我們家,還是要好一點的。”

她意識到主宰自己命運的,只有每天早出晚歸的丈夫。面對外人的詢問,她總是淺淺一笑:“我不會想逃跑,我和我的老公很好。”

故鄉收藏在邵萍的心里。她想念柬埔寨的雨,又急又大,澆在身上,像是晾過的溫水,熱乎乎,山間成了一個大澡堂,孩子們在雨里歡呼

而德興的雨,綿長陰冷,冬季來臨,骨頭都被刺得發軟,腳也失去知覺,“這里的雨太冷了。”

去年年初,一次姐妹聚會,劉蕓又一次提出想逃跑,“他很相信我”。那時她已經被允許在外過夜。

“你老公婆婆對你那么好,你還想跑?”邵萍吃驚地問,劉蕓吐露:“父親昨天去世了,婆婆不讓回去。”

私下里,邵萍聽她提過,她愛的人在柬埔寨,是一個中國男人。

其他姐妹也附和著想逃離,邵萍勸她們,“跑回去也是沒錢的。”

兩人不歡而散,回到家后,邵萍發現自己的微信已經被劉蕓拉黑了。

婆婆阻止邵萍再和劉蕓見面。

她聽說劉蕓數次希望回柬埔寨看父母,都被戴新華以“沒錢”拒絕。

婆婆警告家里有柬埔寨媳婦的鄉親,“她心野,帶壞了可不好了。”

   
剛剛生產后的邵萍與大女兒
人不回來就不回來了,孩子一定要回來!

2017年4月,中午的天陰得像晚上,劉蕓想抱著4歲的兒子出去玩。

剛下晚班的戴新華疲憊地躺在床上,囑咐妻子:“晚上就下大雨了,早點回來。”隨即翻身睡去。

戴新華沒想到,這是他和妻兒最后一次見面。

當晚,戴新華遍尋劉蕓母子無果,微信被劉蕓拉黑,家里的化妝品全不見了,柜子里留下的唯一一件“衣服”,是一塊從柬埔寨帶來的紫色花布,劉蕓平時把它圍成花裙。

戴家馬上報警。

派出所的人告訴他:“只是回去(柬埔寨)玩玩,就回來了。”

據戴新華描述,劉蕓逃跑后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的人才告訴他,劉蕓之前就向他們求助過。

出入境管理科的人否認了這個說法,“他們有手續,是合法夫妻。但什么原因合法就不說了。這屬于家事,我們也沒法管。”

工作人員說,“之前他們是最看好的一對了,劉蕓在家里能主事的呀,說的算的。”

附近鄉屯兩個和劉蕓要好的柬埔寨女人也一起消失了。“

她們早就計劃好了!”戴新華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“早說你不能對她太好!”妹妹在一邊埋怨,戴新華點上煙,胸中悶著一團氣:“怎么還要把兒子帶走呀!”

戴新華去找方金燦理論:“你不說是你親女兒一樣?沒到五年,人跑了,還把我兒子帶跑了!”他想過拿刀捅了方金燦,但怕沒人照顧父母。

方金燦推說自己當年只拿了幾千塊煙酒錢,和這件事沒關系。

他說自己曾去戴家幫忙調解,“劉蕓叫我去了幾次,說戴新華打她,公公打她。你說中州的人家怎么不跑?還是戴新華自己的問題。”之后,他干脆躲了起來。

劉蕓的護照藏在公公婆婆屋的柜子里,逃跑時沒能拿走,這成為戴家最后的希望,“沒護照就不能出中國!”

戴新華一趟又一趟跑到公安局詢問案件進展,都沒有得到答復。

出入境管理科的民警曾聯系上劉蕓,“她和我們說,戴新華四年都不讓她回家,不讓她看家人也不讓她過柬埔寨的年。她受不了了。”出入境相關負責人說。

曾有逃跑的新娘家屬找到江西省民政廳涉外婚姻登記處,工作人員說:“我們只是民政機構,不是執法機構,這種事不在我們職權范圍內。”

按照這位工作人員的說法:“到這里來登記的柬埔寨新娘都有單身證明,有翻譯公司在現場翻譯,會問她們是不是自愿、如果能安全送她們會柬埔寨愿不愿意。”

劉蕓并不是第一個成功出走的柬埔寨新娘。

在葉家村,結婚九個月的柬埔寨新娘阿天提出想回家看看,懇求和絕食后,婆婆把她送上飛機,她沒再回來;

八十公里外的景德鎮,一個新娘趁著干農活的機會消失在大山里;

邵萍的一個同學被賣到樂平,生了嚴重的病并且不能懷孕,被遺棄在醫院。

彎頭村附近一個新娘,和村里一個有婦之夫偷情,被發現后送回了柬埔寨。

但劉蕓是第一個帶著孩子跑走的。沒有人知道她去哪了。

三個多月后,劉蕓加回戴新華的微信,討要兒子的生活費,“你給錢,我們就回去。”

微信視頻里,戴新華看到劉蕓和兒子。

“戴建明!”戴新華叫兒子,兒子眼神陌生,完全不理他,說的是柬埔寨語。

戴新華鼻子一酸。

戴新華的父親給劉蕓發送的銀行賬戶匯了1.9萬元,之后,戴新華又一次被拉黑了。

父親自此肺癌加重住院,一病不起。

兩個妹妹回來和戴新華商量,“人回不回來無所謂,小孩必須回來!”

戴新華帶著兒子的照片四處打聽,“劉蕓有和你說過啥沒?”他去小竹坑問邵萍。“沒有的,后來我們就不好了。”邵萍看了看一起進屋的公公,聲音很小。

轉眼又是幾個月,小年那天,葉家鄉屯附近一個柬埔寨姐妹突然收到劉蕓的微信:那是一張別人拍的照片,照片上劉蕓穿著明黃色與紅色刺繡相間的裙子,參加朋友的婚禮,精神清麗,完全變了一個人。“

我已經回家了。”劉蕓語氣輕快。

那時邵萍已經第二次懷孕了,在家待產的她,建了個微信群,都是附近幾個縣級市從柬埔寨來的新娘,里面也有已經逃跑的。

每天早上八點就有人在群里發語音:“你現在可以出去嗎?”“我老公不在家,不行的,再等幾天吧。”

過了一會兒,幾段柬埔寨的小視頻傳來,畫面中是柬埔寨當地的食物、稻田。

邵萍說,沒跑出去的人定期找機會去逃跑的人家里串門,趁機拍下孩子的照片給她們,“柬埔寨的視頻交換孩子的照片”,聊解相思。

“她們不會告訴我們怎么逃跑的。”中州村一個認識劉蕓的柬埔寨新娘說。

盲山

在德興,柬埔寨新娘是個公開的秘密。很多人都見過她們,甚至跟她們合過影。

“最近又新來了一批。”德興縣城KTV的掃地大姐阿蘭掏出手機, “我一看就知道她們是柬埔寨的”,“玩得高興的,愿意和我們拍照的,應該都是新來的。”

“沒人會幫我們。”邵萍低聲說。偶爾被允許上街時,她也是被觀看的對象。

戴家的鄰居都知道巷子里住著一位買來的媳婦兒,還會用中文打招呼。

他們理解戴家的“不得已而為之”,“誰家有錢也不會去買外國媳婦吧?再說也不會虧待她。”一位大姐說。

附近派出所一位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也見過劉蕓,戴新華的妹妹懇求他作證,“他們家確實對她(劉蕓)很好的。”

他站在巷口,手里抓著一把瓜子,邊嗑邊說。

而在小竹坑,偶有外人來打聽,村民們則異口同聲,“沒聽說、不知道、沒有”,轉頭便匆匆趕去報信。

不止是德興,樂平,景德鎮,凰崗,鄱陽……沿著大山的脈絡,柬埔寨新娘們像農村婚姻的一塊塊補丁,填補貧窮的窟窿。

剛從景德鎮某個村莊逃出的新娘阿曼自稱遭受著嚴重的家庭暴力,她是去年12月底新到中國的一批,同行的還有三個人。

被打到流產后,阿曼逃了出來,和她同時求助的,還有一位懷孕八個月大的姐妹。她們和劉蕓一樣,到景德鎮打工,然后被人販子賣掉。

“我們,沒護照。幫幫忙我們,想回到柬埔寨。”微信里,阿曼聲音顫抖。

邵萍有時會在微信群里勸她們先適應,再想逃跑。她想幫助遭受家暴的姐妹,“但是不知道向誰求助。”

2014年12月9日,江西首例非法中介外籍新娘案在宜春宣判,被告人楊某與柬埔寨籍公民PHO等人,組織柬埔寨籍女子以旅游為事由在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騙取L類簽證入境中國與中國籍男子相親結婚,共收取介紹費40余萬元。楊某因犯組織他人偷越國(邊)境罪,判處有期徒刑7年。

即便如此,仍有源源不斷的柬埔寨姑娘想要到中國尋找財富和出路。邵萍勸阻一位鄰居不要嫁來,對方反唇相譏:“你是不想讓我們也發財。”

邵萍抱著剛剛出生的小女兒
剛剛生下第二個女兒的邵萍躺在屋里,江西的三月,墻壁滲出水珠,讓屋里更加陰冷,拇指蓋大的蒼蠅落在大女兒沒有吃完的米餅上。

她已經明白“回家”只是丈夫的騙局:她生了第一個女兒,丈夫以不是男孩為理由;這次她努著勁兒,結果又生了一個女孩。

她不再抱期望,“生了小孩,沒辦法,得活下去。”

屋外來詢問妻子之前情況的戴新華正和村民聊天,春季將至,后山上冒出大片大片新長的大茅草。

有柬埔寨新娘從中州村趕來串門,男人寸步不離,“打不行的呀,打就搞生分了。”戴新華和對方交流著心得。

中州媳婦也認識劉蕓,戴新華問,最近有沒有和劉蕓聯系過,她瞪大眼睛,雙手遞出手機,向丈夫解釋:“我沒有,檢查我的手機。”丈夫轉頭接過戴新華的煙,抽到一半,便發動摩托車叫妻子帶著孩子上車。

劉蕓逃跑后,成為柬埔寨新娘中的一個傳奇。她不在群里,只和一兩個人單線聯系。

一個姐妹給邵萍發來那張劉蕓重獲自由后的照片。“她更漂亮了。”邵萍的眼神溫柔如水,但眉頭一直緊皺,三歲的大女兒狡黠地指著手機:“這個是我阿姨。”邵萍一把捂住她的嘴,“出去玩吧。”

邵萍從沒透露過劉蕓要逃跑的秘密,直到她再也看不到,那個從德興風塵仆仆、坐著近一個小時的摩托來小竹坑看自己的同鄉女孩。

“我是真的不想回去了”,她把頭埋進被子里。

窗外已冒出早春鮮綠,遠山黛影靜靜打進邵萍的臥室,遮住陽光和新生兒的面龐。



來源:微信公眾號【我在柬埔寨】
編譯:柬單網

精彩評論32

跳轉到指定樓層
推薦
夢夢夢夢夢 發表于 2019-6-17 15:01:39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跨國婚姻,哎,不提倡,反過來想想,能在國內娶到老婆,誰愿意大老遠的折騰娶柬埔寨新娘啊!
來自: Android客戶端
推薦
大愛特侖蘇119 發表于 2019-6-17 15:12:01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夢夢夢夢夢 發表于 2019-6-17 15:01
跨國婚姻,哎,不提倡,反過來想想,能在國內娶到老婆,誰愿意大老遠的折騰娶柬埔寨新娘啊!
...

跨國婚姻更難!思維方式,溝通問題,生活習慣,都是問題。高棉人懶得出奇,又沒有時間觀念,這讓中國人無法認同。
來自: Android客戶端
地板
愛新覺羅,玉慧 發表于 2019-6-17 15:16:11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活著。
來自: Android客戶端
5#
愛新覺羅,玉慧 發表于 2019-6-17 15:26:12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再偉大的愛情也不如婚姻的感情寶貴,所以?
來自: Android客戶端
6#
馬一港 發表于 2019-6-17 15:47:45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
來自: iPhone客戶端
7#
藍天. 發表于 2019-6-17 19:25:45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夢夢夢夢夢 發表于 2019-6-17 15:01
跨國婚姻,哎,不提倡,反過來想想,能在國內娶到老婆,誰愿意大老遠的折騰娶柬埔寨新娘啊!
...

中國的真心不想娶
來自: iPhone客戶端
8#
合優網簌簌 發表于 2019-6-17 21:59:19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離開家鄉去遙遠的異國也真是難
來自: Android客戶端
9#
柬埔寨老王 發表于 2019-6-17 22:32:48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都不容易啊!
來自: iPhone客戶端
10#
笑看人生123 發表于 2019-6-17 23:19:07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6666666666
來自: Android客戶端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
0關注

2粉絲

419作品

找資訊,找工作,找房子,就上柬單網!注冊賬號 本站賬號登陸 QQ賬號登陸 微信賬號登陸
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